长沙吾爱吾佳食品有限公司|海外矿业投资须择优而行

本文摘要:近年来,海外投资热潮激增,国内央企、国企、民企争相“回来”,希望在全球矿产资源配置中发挥作用,占据领先地位。

长沙吾爱吾佳食品有限公司

近年来,海外投资热潮激增,国内央企、国企、民企争相“回来”,希望在全球矿产资源配置中发挥作用,占据领先地位。根据中铝矿产资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侧在近日举行的2014年矿业投资经验交流大会上获得的数据,目前,中国境外投资的矿业上市公司有106家,其中中资企业79家,其中国有企业44家,民营企业33家。2008年至2012年,是境外上市公司入股的高潮期。

国内60%的矿业企业在澳大利亚投资,其次是加拿大和美国。这三个国家的投资项目约占中国海外投资项目的70%。

受欢迎的投资矿产还包括黄金、铜、铁、铅、锌、DIA、煤、镍和铀。虽然投资热情加剧,投资行为保守,但实际投资结果大多适得其反,约80%的海外矿产投资企业以失败告终。毕竟,专家指出,这主要是由于国内矿业企业对海外投资环境和过程的陌生以及投资过程中的盲目波动。《荀子王霸篇》里说,如果农民单纯但是能力很少,他会在好的时候,但是在好的地方,他会赢得好感,但是百事不会被抛弃。

种地和矿业投资一样。在投资海外项目的过程中,不仅公司必须不具备强大的投资实力和强大的运营能力,还必须全面评估情况,依靠“时间、地点、人”进行筛选。“石天”王侧在讲话中表示,中国矿业企业普遍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不允许区分境外投资的时机。在2008年至2012年经济危机加剧后的矿业高峰期,大多数中资企业抓住机会“抄底”海外矿业。

相关数据显示,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中国经济首次出现下滑,外汇储备可观,企业创伤较小,资金充裕,成本较低,具备海外收购能力。相比之下,金融危机导致很多海外企业的资金链再次脱落,往往导致困难,希望得到外界援助。所以无论是市场的变化,还是兼并的成本,都给中国企业带来了可观的机会。

2009年,中国企业海外收购不道德,全球排名第二,仅次于德国。这是天赐良机,很多中国企业也逃过了这个机会。

比如历史上仅次于中国的海外股权投资,在2009年2月再次发生。当时,中铝与力拓签署协议,计划向力拓投资140亿美元。

如果交易完成,中铝持有的力拓股份未来将降至18%。力拓是全球三大铁矿石巨头之一,全球市场份额很高。国际金融危机加剧后,铁矿石价格暴跌,力拓经常出现资金困难,负债387亿美元,急需外部资金弥补;中国必须拥有价格稳定、供应充足的优质铁矿石资源。

长沙吾爱吾佳食品有限公司

中铝收购力拓就是基于这样一种国家战略机遇和世界经济机遇的结合。虽然中铝收购力拓以力拓撕毁告终,但根据双方签署的合作及继续执行协议,力拓向中铝支付了1.95亿美元的违约金。但不可否认的是,从这次收购中,我们可以看到,对于国内企业来说,跨越海外市场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利润保障。

海外矿业投资除了特定环境下的投资机会外,还应考虑不同时期国际大宗矿产品价格的下跌和崩溃。矿产品既有普通商品的属性,又有自己的特点。国土资源部信息中心研究员葛振华指出,矿产品是非常相似的商品,因此影响国际矿产品价格的因素有很多,这些因素是多种多样和复杂的,但影响国际矿产品价格走势的主要因素是价格的波动
葛振华预测,根据周期理论,持续10年的矿业经济牛市已经结束,调整期为3-5年。整个矿业经济处于低潮,最重要的内容是消化和向产能转移。

因此,中国矿业企业在海外投资时,必须考虑时机。三条腿的海外投资目的地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无非是情绪化。大多数中国矿业企业在投资领域的自由选择上遵循西方矿业公司的惯例,包括成熟的矿区。

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三个国家大多数中资企业遇到的困难和痛苦最少。众所周知的中信泰富中铁项目是一个很大的“难点”。中铁项目是澳大利亚历史上仅次于磁铁矿的研发项目,中国钢铁行业对其寄予厚望。但这个项目却成了中信泰富几年来挥之不去的噩梦:一开始是一时冲动的投资,后来就陷入了西澳磁铁矿的成本“黑洞”。

除了前期的勘探投资外,在项目的实际实施中也遇到了很多问题。澳洲磁铁矿的结晶颗粒比国产磁铁矿小得多,磨矿成本也比国产磁铁矿高得多,当时MCC就指出可以从中国带技术人员去澳洲,但由于澳洲收入高低,所有合同都要外包给西澳当地公司,所以MCC要支付高达10倍的人工成本。

相比之下,中国有色金属在赞比亚和刚果投资的铜矿、秘鲁首钢的铁矿、巴基斯坦中冶的铜矿和铅锌矿,以及位于津巴布韦安徽以外的DIA矿,合作起来要成功得多,也更令人兴奋。除了位置的自由选择,项目的自由选择也很重要。

专家建议可以从矿床的矿物类型和R&D环境进行评价。但澳大利亚的铁矿石投资分为赤铁矿和磁铁矿。

赤铁矿只有经过非常简单的粉碎和检验的预处理过程,才能作为原料出口到各种钢厂,主要是皮尔巴拉。磁铁矿必须研磨提取,平均成本的可行性估计是赤铁矿的两倍,赤铁矿主要位于西澳大利亚中西部。

西澳的力拓和必和必拓的铁矿石都是赤铁矿,除了中国企业,其他国家很少有不愿意投资磁铁矿项目的。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家中国企业需要成功开发西澳磁铁矿。

但是很奇怪,中国企业在澳洲投资的铁矿石项目都是磁铁矿,总投资1000亿人民币。因此,中信泰富在澳大利亚磁铁矿研发中遇到的困难并不是一个个案,而是中国在澳投资企业普遍面临的困境。记者从国资委(SASAC)获悉,2011年以来,中国企业因研发风险较大,基本暂停了对西澳磁铁矿的投资。所以“在不合适的地方做不合适的项目”就写在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课集最显眼的位置。

有一句话叫“人与人和谐”:天气不如地方,地方不如人与人和谐。专家指出,除了良好的时机、良好的投资场所和有前景的投资项目之外,对当地资源和人文环境的详细了解也是中国企业的一个重要教训。海外矿产研发领域不是“外国和尚不会念经”,而是必须入乡随俗,跟风。中国企业首先应该抛弃的是强制性的有限公司思维。

许多中资企业利用中国股市的投机思维来限制其海外上市公司。不管公司是谁命名的,他们都一心想“重组”它。

亚博登录官方网站

这样,中国企业的投资不涉及外部利益集团,决策非常简单;然而,它也带来了许多困难,这不仅导致较高的投资成本,而且增加了后期经营和管理的困难,因为中国企业不熟悉政策,规定
由于中国的海外矿业投资大多位于发达国家或一些受发达国家价值观影响的地区,中国企业的大规模海外并购往往受到发达国家舆论和政治的批评,因此政治风险是中国企业投资大型海外资源项目面临的主要系统性风险。比如加拿大,虽然是一个社会制度稳定、法律法规完善半透明、政府责任明确的国家,但仍然不存在一定的政治风险。

2012年中海油斥资151亿美元收购加拿大尼克森公司,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恰恰是《加拿大投资法》的变化和政府态度的摇摆。此后,加拿大对外国国有企业来华专项投资的态度再次发生变化,导致中国企业来华专项投资热情降温。

此外,基础设施也是海外投资必须考虑的因素。很多投资地人烟稀少,几乎没有铁路、公路、电力、网络通信服务等企业运营所需的基础设施。一些地区现有的基础设施可能无法满足企业运营的长期市场需求,这必然导致企业无法按计划进行产品运输和销售,导致产品积压,仓储设施压力大,甚至在严重情况下导致生产放缓。因此,即使这些地区的矿石期限低于国内盈利的矿山,投资和运营成本仍可能低于国内,不容易盈利。

因此,企业在投资之前,必须根据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水平,视项目的可行性而定。此外,对投资地的当地文化缺乏了解以及对与土著人民的关系处理不当也是许多项目结束的最重要原因。在海外,许多中国企业遇到了来自原住民、工会、环保人士和公众对不道德投资和商业运作的阻碍。

今年年初,南非矿工罢工拒绝加薪,给全球铂金巨头造成相当严重的损失;9月,智利埃斯孔迪约铜矿(仅次于——人的铜矿)近2800名矿工开始了24小时的“警告”罢工,拒绝企业获得更好的工作环境。因此,企业在投资初期必须与利益相关者达成协议,明确双方的权利和责任。最后,他们被迫考虑疾病等风险。

可怕的埃博拉疫情大规模摧毁了西非的矿业生产。据媒体报道,这个全球矿业经济的前沿,曾经多次看好,现在却充斥着进度不断下滑的矿业项目。日益严重的埃博拉疫情使大量船只和飞机望而却步,外国人纷纷从当地投资中撤出。

在疫情最严重的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成千上万的当地人失去了就业机会。对此,中国企业应该从中吸取教训。

本文关键词:亚博登录官方网站,长沙吾爱吾佳食品有限公司

本文来源:亚博登录官方网站-www.ylkcafe.com

相关文章